首页 > 教育频道 > 教育新闻 > 综合 > 正文

陈竹兰:做一辈子的“妈妈”老师

她,一名普通的乡村教师,默默无闻扎根乡村20载;她,一名优秀的班主任,苦心育人助乡村学子健康成长!她就是溆浦县水东镇中学的陈竹兰老师。近20年的教学生涯,她扎根于乡村,用心浇花,执着育人,孩子们都称她为“妈妈老师”。

2001年,刚大学毕业的陈竹兰积极响应“支持山区教育”的号召,她主动请缨到偏远山区陶金坪中学任教。由于当时学校奇缺英语教师,她就改教英语,跨越专业教学让她更加努力,她不仅经常去听有经验的英语教师上课,向他们请教,而且积极地参加各种业务培训......她的英语教学能力得到了很大提高。她所教的一个班级的英语在期末抽调考试中人平分96分(当时英语总分100分,抽调班级15%的学生),获水东辖区第一名,得到了领导、同事、家长和学生的一致好评。

2004年由于工作需要,她被调入水东镇中学。她凭借自己扎实的基本功和执着追求的精神,所任教的班级学生学习英语兴趣浓、成绩好,每学期期末测试和怀化市毕业会考中,她所任教的班级英语成绩在全县和全区都能位居前列。在2019的九年级毕业会考中,她所带的九二班英语合格率为100%。同时她还积极辅导学生参加各种英语竞赛,先后辅导竞赛并获奖的学生百余人,其中戴佳月和覃祥曾获英语奥赛国家级二等奖和三等奖。

提及丈夫和孩子,陈竹兰觉得有点愧疚。 “孩子出生后,都是丈夫熊强带着女儿”,丈夫默默付出的背后,没有去农村学校支教的资历,职称没有被评上,一直到2016年孩子大了,能在学校寄宿了,才得以去支教。2017年,她的丈夫熊强才评上中学一级教师。对于家庭,陈竹兰觉得自己对不起老公和女儿,幸运的是,丈夫对她理解和包容;女儿也很争气,学习成绩一直年级靠前……

陈竹兰出生在一个农村家庭,父亲早年去世,是母亲含辛茹苦把她养大。陈竹兰一家三姐弟,她是老大,妹妹老二是残障人士,弟弟在外务工。不幸的是,本该颐养天年的母亲,却患上了严重的糖尿病,双目失明,双脚瘫痪。她的丈夫在溆浦二中担任高中毕业班的教学任务,女儿还在读七年级,家庭的重担及照顾母亲的任务全部落在陈竹兰肩上,陈竹兰只好将母亲带在身边。在母亲病重期间的2016年至2017年,陈竹兰每天早晨6 点起床,安顿好母亲,6 点40 分奔赴操坪跟学生一起进行半小时晨练。晚上10 点钟,待学生全部就寝后,又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学校的公租房里,给母亲端屎端尿……直到母亲过世。

在陈竹兰20年的教学生涯中,她始终把学生放在第一位,学生有任何困难,都会对陈老师说,因为学生已经把陈老师当成了“妈妈”。

贺同学是水东镇2013届毕业生,初三毕业的时候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溆浦县第一中学的实验班,高中三年后考取了北京理工大学,现在就读于南京大学硕士研究生。她是陈竹兰老师的学生,对陈竹兰老师评价很高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她道出了原委:原来她读初中时,英语不能及格、上课经常迟到、与同学关系不融洽.......是班主任“妈妈”老师及时地挽救了她,后来她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方向,成为了品学兼优的学生。“感谢陈老师帮我找到人生的目标——这成为我之后的学习生涯的一个强大的动力。成为陈老师班上的一员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一件事!”看到学生这样高度评价了她,陈竹兰百感交集。

谌同学存在智力障碍,是个自卑而孤僻的孩子,同学们很不喜欢她。平时鲜少与同学们交往。住校的第二天晩上,她就因害怕晚上外出,而把大便拉在床上,事后一个人躲在墙角哭泣,同学们都以此来取笑她。陈老师知情后赶紧跑到寝室安慰她,等谌同学情绪稳定后,陈竹兰开始整理弄脏的被子。其她同学见状后不好意思过来帮忙,有的去打水、有的洗被单、有的晒被子,现场热火朝天,嘲笑和讥讽荡然无存,充满着正能量。

王同学是陈竹兰现在的学生,父母离异,与父亲相依为命。书包破旧并且太脏,陈竹兰自己出钱为他购买书包。看见他的衣服和同龄学生有差距,陈老师自费买衣服给王同学。王同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一定会努力学习,增强自身本领,不能辜负陈老师的一片心意。他扯着记者的衣服不好意思地说道:现在怕同学开玩笑,初中毕业了我准备认陈竹兰老师为“干妈”,她人太好了。

因为英语教学能力突出,县城有的学校曾给她抛出了橄榄枝,要她去城里教书,这样可以摆脱与丈夫异地分居的尴尬,也可以陪陪女儿,她婉言拒绝。陈竹兰告诉记者,乡里的孩子更渴望优秀的老师,渴望老师对他们的关心和爱护。她爱乡村这片土地,更爱她的学生,她已习惯水东的生活和教学工作,她的计划就是做一辈子的“妈妈”老师。(记者 宋泽平

责任编辑:哒哒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相关阅读
0